《青簪行》再登央视演员被批有C位依赖症并新增两大问题

时间:2020-06-13 15:55 作者:打水果机的吐分诀窍

  起因来自于电视剧宣传方在社交平台发出一张海报,并配文“中心藏之,何日忘之。”海报中只有吴和杨紫两位演员,为了证明自己的爱豆才是一番,两位演员的粉丝们各执一词,吴粉丝认为吴更靠近海报中心,并且比杨紫高出半头,所以吴是一番;而杨紫粉丝则表示两个人都是朝着杨紫方向,杨紫在前,并且海报上的名字比吴高出一些,因此杨紫才是一番。

  这些推测性的内容自然不足以让人信服,于是杨紫粉丝在极其愤怒的情况下开撕片方,不但指控《青簪行》用阴阳剧本欺骗杨紫,还干扰电视剧拍摄,曝光了电视剧的通告。

  接着剧组拍摄受到影响,杨紫离组先是去医院,接着出现在北京机场,而剧组的AB两组纷纷拍摄暂停。

  尽管杨紫表明立场,但风波并没有结束,6月11日央视电影频道的《今日影评》栏目中,知名策划、影评人谭飞又一次谈到了《青簪行》的番位之争。

  节目中面对《青簪行》这张海报,谭飞首先表示自己根本看不出谁是一番,对于粉丝之间的争论,他则说“荒唐往上就成了荒谬。”

  不过谭飞并没有否定这部作品,在他看来《青簪行》是一个大IP,制作班底也不错,原本两位演员的表演值得期待,但C位之争则让观众“失焦”了,不再关注演技而是关注番位。

  接着谭飞话锋一转,认为“C位依赖症”跟市场和资本的介入有关,编剧不应该被资本裹挟,并且不应该成为某一个明星的御用编剧。

  同时,栏目组也采访了编剧汪海林,汪海林表示确实不排除有阴阳剧本的现象,目的是用来骗演员入局,先是告诉演员剧本以演员为主,并签了合同,结果剪出来的剧本不符合双方约定,这种情况其实是违约了。汪海林的建议是采取发V领手段维权,而不是通过粉丝之争来抹黑对方、撕番位。

  总结这期节目,简单的理解是谭飞和汪海林表达立场,认为演员间不应该撕番位,而是应该理性,出现问题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先说谭飞,他表达“编剧不应该被资本裹挟,也不应该成为某一个明星的御用编剧。”这里的“不应该”反过来说就是确实存在这种现象。

  实际上,如果我们纵观当下影视创作,会发现资本是一部作品能够筹备、拍摄并最终和观众见面的基础,特别是《青簪行》这样的IP,以及吴、杨紫这种咖位的演员,没有资本投钱作品根本就不成立。

  而《青簪行》的主投方是企鹅影视和新丽电视,企鹅影视目前也是新丽的最大投资方。因此可以说,企鹅影视派出的制片人和监制,掌握最大话语权,掌控了剧本开发和演员选择,导演林玉芬都没有这个权力。

  而《青簪行》编剧金海曙此前创作过电视剧《父亲的身份》,但当时在采访中,他也在感叹编剧话语权太低,创作过程中都能插一嘴,这是资本的力量,对电视剧创作是一个伤害。

  因此,在现有的创作模式下,资本说了算,编剧根本没有权利去决定剧本改不改、怎样改,以及改成谁是主角,毕竟编剧要拿酬劳、要吃饭,他的钱也是资本方给的啊!

  比较典型的一个例子,最近正在热播的《幸福,触手可及!》豆瓣评分跌到了5.5,打一星和两星差评网友的加起来超过45%,很大一个问题就是原著小说中有趣的部分都被剔除掉,变成了男女主恋爱的甜宠剧。

  当时原作者艾小图发文表示自己连探班的机会都没有,版权卖掉之后就和自己完全没关系了。因此,谭飞在节目中表达了“不应该”的态度,但他自己也知道《青簪行》的问题很难解决,“去流量化”很难实现,除非创作模式和市场结构有一次大的改革。

  再来说汪海林对“阴阳剧本”的看法,其实他说的比较委婉,实际上剧本在演员签约后大删大改在业内非常普遍,甚至有话语权的演员都可以要求投资方和编剧根据自己的要求改剧本。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去年国庆档上映的《攀登者》,当时上影总裁任仲伦自述,为了能促成章子怡的签约,他把剧本反复改了十几稿,直到章子怡满意,才把合同签了。

  而在拍摄过程中,章子怡也增加了和吴京转圈亲吻、临死前两个人见到最后一面等戏份,这和原编剧阿来的剧本有很大不同,也成了电影上映后观众主要吐槽的部分。

  说到最后,粉丝爱护自己的偶像没错,替偶像发声也没错,他们有这个自由。那么粉丝错在哪呢?汪海林的采访中有一个重点,那就是“阴阳剧本”,包括演员番位设定,以及戏份的多少,其实决定权是握在出品方手上,而不是同剧组演员的责任啊!《青簪行》风波这么大,但电视剧官微始终没有出来表态,反倒是逼着杨紫出来发文,明显是在故意模糊番位,给电视剧和演员造成争议,让这部剧未播先火,因此吴和杨紫的粉丝应该联合起来把矛头指向剧方,倒逼他们给个说法,为什么要互撕两败俱伤呢?